首页|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客户端|手机报|收藏本页

新闻资讯

首页编辑推荐随手拍今日无锡大千世界趣图娱乐体育美女写真

无锡女医生援疆实录:半夜接手难产孕妇惊心动魄()

2013-06-14 16:27:06来源:责任编辑:
支持←→键翻阅图片列表查看幻灯查看全屏查看退出全屏
加入收藏评论分享到
①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无锡新传媒网(包括无锡日报、江南晚报、无锡商报、华东旅游报、江南保健报)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无锡新传媒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无锡新传媒网”,网络媒体在来源“无锡新传媒网”上需加上链接www.wxrb.com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②本网未注明“稿件来源:无锡新传媒网(包括无锡日报、江南晚报、无锡商报、华东旅游报、江南保健报)”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无锡新传媒网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无锡新传媒网联系。

无锡女医生援疆实录:半夜接手难产孕妇惊心动魄

陈瑜(左一)正在进行手术。(无锡市援疆医疗队供图)

  无锡新传媒讯(记者 戈星)“小米,妈妈明年陪你过‘六一’!”这是无锡市妇幼保健医院31岁的女医生陈瑜的QQ签名。此时,距离她离开无锡来到阿合奇已经有10个月了,如同怀胎十月一般,让她对女儿的思念越加厉害,也让她对阿合奇这片沙漠土地产生了微妙的感情。

  记者联系上陈瑜的时候是晚上8点40分,在遥远的阿合奇,这个时间医生们才刚刚下班。由于时差的原因,早上10点至晚上8点是医生们的上班时间。但对于援疆医生们来说,他们的工作时间却不仅仅是这10小时,而是24小时备班。正在查房的陈瑜用手机接受了记者的采访,她说:“有个孕妇刚破腹产,我得盯着点。开完刀的前两天,就算是休息日我都要来看看,不然不放心。”

  半夜孕妇难产 传统牧人拒绝剖腹产

  24小时备班,这意味着无论什么时候,有紧急情况必须立刻到场。在阿合奇,紧急情况还真不少。

  “我经常被叫去,大多数是难产的病人。”阿合奇地区由于医疗观念落后,妇女在怀孕过程中很少例行产检,所以妇女难产的情况比较常见。“有一次晚上她们打电话说一个孕妇临产了,产床上突然晕了过去,我赶到医院后发现生命体征正常,考虑到是癔症,然后就进行了心理治疗,病人终于醒过来,我们就跟家属谈分娩方式。但无锡的分娩方式对方不能接受,且由于语言不通跟他们沟通非常困难,只能干着急。” 陈瑜介绍说,由于阿合奇一个家庭可以生三个孩子,相比婴儿来说,他们更注重保住孕妇的安全。

  “当时那个胎儿胎心慢,羊水污染,病人又不配合,所以告知她家人知需要手术,他们不肯就跑掉了。我们只能一边联系麻醉师来院准备,一边积极观察产程,检测胎心,最后还是拉了产钳,最后家属一听是男孩子又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了,让人哭笑不得。”陈瑜说,能来医院的病人就已经算不错的了,一般阿合奇妇女都自己在家生,她刚到阿合奇的时候,有个妇女在家生结果大出血,赶了一个小时的车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没有脉搏了。第一次看到这样惊心动魄的场面,陈瑜感到很无奈也很无助,这更加坚定了她来新疆的目的,想把阿合奇的医生带出来,并改变妇女的观念。

  初到阿合奇万般不适应 干燥流鼻血还掉头发

  2012年8月15日,无锡支援阿合奇的医生队伍出发了,一行五人中唯一的女子就是陈瑜。“无锡很早就有援疆工作了,那时候刚参加工作,想着有机会就一定要去。”问起去阿合奇的理由,陈瑜只说了这么一句。

  阿合奇县位于新疆西部的天山南脉腹地,气候干燥,是“一年一场风,从春吹到冬”的真实写照。出生在江南水乡,刚到新疆阿合奇的陈瑜有着万般的不适应。“干燥留鼻血,紫外线晒的黑,而且头发掉的厉害。”从无锡到阿合奇,需要陆空转三趟,近10小时路程。抵达阿合奇后由于情况紧急,陈瑜没有休息就立刻投入到了工作之中,但由于劳累过度,当天陈瑜就阑尾炎病发,但她坚持不开刀,挂水熬过了病痛。

  除了气候,阿合奇的饮食也让陈瑜开始想念一切甜甜糯糯的东西。在无锡,陈瑜表示自己还能吃羊肉,但阿合奇的羊肉味太骚,让她受不了。“一开始去查房,产房里,骚味和血腥味混合的要吐。”

[FX:PAGE]

  “米米,睡梦中想妈妈了吗?”

  一切外在不适应,陈瑜都尽量在克服,唯一克服不了的是对自己女儿的思念。陈瑜决定报名去阿合奇援疆时,女儿小米才11个月,不会说话,只会喊妈妈。去了阿合奇后,陈瑜开始习惯写微博,对女儿的点滴想念都融化在了字里行间。

  “米米,睡梦中想妈妈了吗?”
  “一早起来视频,跟女儿的约定!”
  “小米,听爸爸说你进步很多啦!”
  “米米呕吐,干着急%>_<%”

  今年1月份,陈瑜回家过年,刚到家时,女儿看见妈妈的样子,起初一愣都没反应过来。此时的小不点已经长大不少,会围着妈妈唱歌又跳舞。

  最后半年站好最后一班岗

  距离回无锡还剩半年。在过去的十个月内,来自无锡的援疆医生为阿合奇注入了先进的医疗技术及理念。为了方便牧民们看病,更为了改变牧民们的医疗观念,无锡援疆小组经常坐着驴车、马车跟着老乡们赶 “巴扎”(巴扎的意思就是集市)。

  “有时候他们本土医生讲话不管用,我们走过去,他们会说是无锡来的专家,说的话就管用了。”陈瑜开玩笑地说。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们通过医疗小组的治疗康复,慢慢地,牧民们的医疗观念也在转变,这些“无锡专家”的地位,在牧民心里也越来越重。

  “到新疆来了近一年,和这已经有感情了,最后半年站好最后一班岗。”即将要离开的陈瑜,心情是复杂的。在最后半年,她想再多传授一点医疗知识给阿合奇本土的医生,想再多给当地老百姓解决点问题,再多下几次“巴扎”开几次讲堂……

显示所有内容